哈朵

安利一位作者,叫北南

发现北南的文风也好有趣,行文可以说是甜饼抬杠臭贫扯淡搞笑各种可爱。目前把她的《两小无嫌猜》、《原路看斜阳》、《非常关系》都看完了,都挺喜欢,里头那只路柯桐,还有那只简辛,还有那几对cp,都太可人疼了!!!以及其他的人物们也都个顶个儿讨人喜欢。

接下来准备看她的《安知我意》(完结,这篇跟《非常关系》和《原路看斜阳》是姊妹篇,里面人物线是交错的,就已经看完的那两篇来看,想必这篇也会是相当有爱的呢(✪ω✪)~)、《百年不合》(完结)和《无路可退》(连载中),小小期待个。

总之,这位作者的文,我准备追了。

安利一记

话说,盆友们,有没有看过北南的竹马耽美《两小无嫌猜》?写得清新懵懂酸甜不肉,尹千阳愣叽叽爱抬杠,聂维山稳当当挺臭贫,俩人结在一起,打也打不死,分也分不开!——好看、好笑又感动。

这个故事里偶有点小坎坷桥段,但整体很是清丽温馨,作者笔下的亲朋、师友、邻里都有着别样的暖,哦哦,还有一只小土狗叫“千刀”~

呜呜呜啦啦啦唰唰唰… ​​​

能找到资源的话,推荐听听杨宗纬版的《红尘来去一场梦》。(L站这里好像找不到)

这首歌我每次听着就会莫名想到priest的《六爻》里那个冲得破天罗地网却斩不断红尘万丈的童如师祖。

他有满腔的深沉与决绝,也到底没能参透扶摇一派的“人”道。机关算尽却阴差阳错牺牲了一切,魂魄不齐也只换得禁锢与徘徊,万般前尘往事终化空中楼阁,归于天地缥缈。

童如敬畏一个“道”字,在真情与清净间苦苦挣扎,不动声色地血肉模糊,却堪堪忘了自己这扶摇一派的“道”字之前,还有一个“人”字——三千世界敞着,三千梦魇缠着,三尸业火灼着——那么情欲、伦常、爱恨、贪嗔……没了这些,又何谓“人”之道?

好在扶摇派到了严娘娘和铜钱这一辈,终于稀里糊涂地活明白了,真的万幸。

这一切,在我看来,都归功于韩木椿。同时,他也是整本书里活得最明白的一个人。

而童如,则如这歌词一般,怎么回味都令人心酸。

却也可惜亦可敬。

陆陆续续看了几本耽美后,发现有两对儿是我但凡想起来心里就难受到不行的:一对儿是priest《六爻》里的童如×韩木椿,一对儿是巫哲《竹木狼马》里的夏飞×张青凯。都是那么好的人物,唏嘘……

——以上感想,来自昨天看《竹木狼马》时,因为夏飞而哭成傻叉的我……

(顺便说,软乎乎的小付一杰虽然是个心机崽儿,但也太可人疼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鸿俊都太可爱啦~另外,想看小鹿和大狼!

猪蹄:

《天宝伏妖录》
赵子龙Q版小剧场=w=

重温《六爻》

听到《红尘来去一场梦》,就莫名联想到priest笔下的韩木椿和童如。

以及……二者间清浅却深厚、戛然却缱绻,但也终究如镜花水月空中楼阁般烟消云散的逾越情动。


非常喜欢韩木椿这个人物。万般苦楚不谈、没个人样逗趣、一颗心容得下整座扶摇山峦,却难留方寸柔情给自己。


书里程潜最后一次在“忘忧谷”与师父韩木椿和师祖童如的残魂相见那段,写到程潜隐约明白这次或是自己同师父的最后一面时,priest用了“贪婪”二字来形容当下程潜望向韩木椿的眼神。

用得真好!


程潜可不就是恨不得能尽量多尽量久尽量别就这么戛然而止的再好好看上师父一眼么?


那个初见时怎么看都猥琐如黄皮子成精的师父,却是当年小小的程潜在这世间第一次难得触碰到的亲情暖意。那个在瓢泼大雨中用自己道袍一把遮过怀中小儿稚嫩脑袋而后才拔腿狂奔躲雨、那个赠他“自在”二字带他入道却从不苛责包括他在内的那一只只事儿精泼猴顽徒、那个本该如芝兰玉树却阴差阳错徒留一缕真元——即便如此不惜苟延残喘在一只黄皮子残躯里也要回到物是人非的扶摇山去拼命延续门派血脉的师父、那个吊儿郎当却鞠躬尽瘁的师父,程潜他、不,程潜他们是真的真的看不够呀!

可他……他怎么就魂魄尽散了呢……?


后来……后来扶摇山上那几只追逐嬉戏的小儿们,终于都长大了,师父他应该知道的吧?应该是欣慰的吧?那么好的“黄鼠狼师父”,那些个兔崽子们真的看不够的呀……入道、出尘、入世、归真,一番苦心终究是没有湮灭于无尽洪荒。


韩木椿,人如其名——千岁枯荣,润物无声。于童如,他若春秋繁华,于弟子,他若至亲怀抱。


孩儿们……都给我好好的!


还有童如师祖……

“三生秘境”里看到的梦魇,混淆着他的妄念,终是离经叛道,只身浴血拾十万八千阶而上之时,他在想的是什么?精疲力竭到达“不悔台”,不知痛楚地跨出带血的第一步之时,他在想的又是什么?虽千万人而往的一意孤行,万劫不复的弃道入魔,却又在扶摇危时不惜寄出魂魄,此间种种,甘之如饴。


童如,人如其名——修仙之人却怀揣赤子之心。这可……如何是好?恐怕天底下,再难找出几个如他这样的入魔者了——肝脑涂地,却非为盖世,更无意呼风唤雨,唯愿扶摇不朽爱徒不死,除此,再无其他。


遑论这清修者里,此般性情中人,实在格格不入。恋恋不舍,终难得道升天……可心如止水人如顽石地位列仙班,活成“千年王八万年龟”地遗世独立,真的有那么令人憧憬吗?灼灼出尘地睥睨苍生,真的有那么令人神往吗?究竟好在哪里?千百年里心之所爱心之所向列着队离你而去,步履匆匆,去不复返,唯你长生不老,又有什么意思?


童如如童,一腔血满腹话语,他的执念难消,看似不可取,却其实再真情不过,为门派血脉和心爱之人一意孤行,不得好死逆天改命,更连灰飞烟灭都甘之如饴,以肉身魂魄为祭,以无辜苍生为注,以皇天后土为骰,世人皆谓其“走火入魔”,可怖可叹可悲可恨亦可敬。童如其人,唐唐得道高修大能,竟是尘缘难断,童如入此道,是道之不幸,亦是他的劫难。

面对声声质问,他闷于胸口的那一句“为师岂敢”,寥落伶仃,字字心血,却也堪堪将这幅血肉之躯劈了一个肝肠寸断……


木椿呵,为师……岂敢!

哭成仙子...(੭ ꒦ິ⌑꒦ີ)੭⁾⁾

一壶茅台:

穷奇道截杀。

因篇幅有限制,内容有删改。

抗虐力低下的我实在不适合看虐

听说有个叫《长相守》的故事是he却很虐,于是完全不敢看了。

毕竟,我是那种——
看《六爻》开篇程潜被爹娘变相卖掉,跟着师傅踏上路途那段会莫名揪心;
看《魔道》里蓝湛站在月下长街尽头误以为得而复失却又执拗守候,苦等魏婴归来那段会瞬间鼻酸;
看《渣反》掌门师兄伤重对师尊道出往事,二人恍若重回虞七和沈九身份般那里会哭成深井冰(真的深井冰,明明冰妹的梦境回忆杀那里更适合我这种官配cp坚定粉拿来难过,却被里面这段手足情感动得不行,明明作者下得笔墨并不重23333);
看《天官》第一个打怪副本里小莹死掉时心情简直比谢怜还难过……的——

“抗虐力低下人士”…

所以,《长相守》到底有多虐……
老来只看傻白甜的我,实在不敢轻易开看作死…

瑶妹多大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另,图6看着感觉好神奇呃

再另,给蓝大丢花 ❀❀❀-biubiu-⊂(`ω´∩)

一壶茅台:

即使空调坏了室温30+数位屏还在发烫也不能阻挡我摸鱼。

总算把三尊画完了。

p4是残酷无情的同框,p5用来解释我其实已经手下留情给瑶妹塞了个内增高了,p6说明蓝大和蓝二真的基本是同一张脸只是换了个瞳色。